广告
广告
您的位置: 资讯中心 > 产业新闻 > 正文

国产手机十年厮杀过后,为何只剩下华为带着米OV?

2019-05-15 16:54:09 来源:微信公众号“五矩”(ID:kejiwuju) 点击:459

【大比特导读】中国的国产手机市场,从百家争鸣到四足鼎立,宛如十年一梦。

中国的国产手机市场,从百家争鸣到四足鼎立,宛如十年一梦。

恍如昨日的“战斗机”波导还历历在目,床下的酷派“大神”还在续写传奇,但在今天权威数据机构IDC的揭露下,当前的国产手机品牌也仅剩华米Ov四家独秀,而沦为Other之列的国产手机第五名魅族,也仅剩不到1%的市场占比。

在今年2月初,知名数据调研机构IDC发布的2018年中国手机市场报告中,华为、小米、OPPO和vivo分别以29%、10.3%、20.3%和19.4%瓜分了国产手机市场近80%的市场用户。

其中,在IDC最新的2019年Q1全球手机销量报告中,华为以5910万部出货量站稳了世界第二大手机供应商的位子,而小米、OPPO和vivo则分别位列第四名和并列第五名。

国产手机十年的发展历程,是中国通信市场从3G到4G、从功能机到智能机的真实写实,也是国产手机品牌从野蛮竞争向细分市场的渗透过程。

然而随着华米Ov新格局的成型,曾经消失的国产品牌究竟做错了什么?站在四大边缘的魅族又究竟错过了什么?小米Ov三家杀入国际前五背后,面对手机市场寒冬又将如何再战2019年以后的手机市场?

国产手机

一、2009—2012年:基因时代

2009年以前的国产手机市场,属于功能机时代,那时虽然安卓已经诞生,但基于BUG不断且应用可怜的新系统,手机端依然以塞班为尊。

2006年联发科推出系统化芯片决方案,当时随着制造手机最难的芯片问题被解决,山寨机产业迅速崛起。只要有钱,不需要核心技术,三个人做一个手机,成为现实。

而借助着“科技以换壳为本”的手机研发本质,波导、TCL、厦新、康佳、东信和科健等众多厂商,在诺基亚的市场之外,硬生生开辟了一个“山寨机”繁华的小时代。

基于对“山寨机”字面意义的理解,曾经的波导也仅仅只是摩托罗拉和诺基亚的追随者,而今天的Ov和小米,也不过变成了苹果和三星的小分队。

从2006年到2019年,山寨成名到自立品牌背后,无论曾经的波导还是今天的小米、Ov,发家之初到成名至今,更多的市场也不过来自“买不起顶级手机需求而妥协价格”的消费者。只是,山寨成功了便是“波导”,山寨失败了便是“山寨”。

2009年,随着安卓系统的完善与应用体验上的发力,中国的手机市场迎来了一次洗牌潮。在这次从功能机到智能机的转变过程中,波导和厦新成了历史,而小米和一众梭哈安卓的企业站稳了未来。

小米的起点源于魅族,2008年,魅族曾推出过M8的原型机,并通过社区论坛放出过300个尝鲜名额。2009年随着魅族得到入网许可,正式在自己的社区推出了代号为M8的手机。

而M8是国内手机市场第一部智能机。据一位媒体人介绍,经百度数据中心统计:在2009年,魅族M8被评为十大年度手机。用着和当时苹果同级别的处理器,以及相似的外观,却通过魅友社区只卖苹果手机价格的一半。由此,魅族打开了手机线上销售模式的开端。

2009年,那时的雷军刚刚从金山上市的董事长位置上退未不久,并以投资人的身份谋划着下次创业的风口。因为M8的走红,魅族手机也随即进入到了雷军的投资列表。一位投资人甚至对魅族点评道:市场上真正的互联网手机只有苹果和魅族两家。

2009年6、7月份,雷军为了接触魅族,先是找到了当时尚在谷歌的林斌,并向他发出了邀请:有家叫做魅族的公司不错,你去说服他们用Android。

而后不久,林斌和雷军一起飞往珠海,两次探访魅族,并且和魅族创始人黄章有过深入交流。

2010年,雷军在充分了解魅族的模式后,并没有对这个心仪的项目进行注资,而是选择自组团队,拉上了黎万强、林斌和其他四员大将,在2010年4月6日注册了小米科技。

因为在雷军看来,黄章的魅族模式只是起点,而雷军想做的是:一家以手机、智能硬件和IoT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来自雷军的公开信)。

2011年,小米科技在雷军的带领下,通过社区营销模式,对外推出了小米的第一部手机——小米1。

在小米1推出后不久,魅族创始人黄章就在社区表示:雷军当年打着天使投资人的旗号,从魅族得到了不少商业机密。

对于魅族的指责,雷军倒也坦率:并将拜访黄章的过程解释为市场调研,还说不止调研了魅族一家。

有了宏伟蓝图的规划,基于互联网社区模式下的小米,因为砍去了线下发展的渠道成本,从诞生之初便以极致性价比获得了“国民旗舰”的称谓。

小米一展宏图的当下,2008年曾经将手机业务售卖失败的华为,在任正非的带领下摸索着脱离“定制机品牌”,走向独立自强的新路线;而早年曾以功能机入场的OPPO和vivo也分别在2011年6月和2012年11月,分别发布了自己的第一部安卓智能手机OPPO X903和vivo X1。

截至2012年底时,随着安卓系统在手机市场份额的快速上升,原有功能机时代的诸多巨头因为资产分配模式的变化,死在了转型失败的路上。而联想、中兴和酷派,则凭借着还算有些底蕴的资本,一直处于“中华酷联”的顺境梦境中。

然而,新时代的序幕已经开启,未来还将有更多品牌面临淘汰与被淘汰。

二、2013年—2015年:暖春,初战

2013年,随着小米的发力,小米与老对手魅族正式成为了一对欢喜冤家。然而失去了雷军的资本扶持,比魅族更有钱,比魅族更会赚钱的小米模式,也便成为了雷军对战魅族的制胜法宝。

而基于资本底蕴上的差异,魅族自从进入手机市场之初,便有意避免“高通税”,弃用高通处理器,这让魅族在早年黄金发展时期,错过了用“魅族模式”与“小米”一较高下的最佳时机。

失去了绝对的竞争者,功能创新的对手也便在绝对“性价比”市场失去了与小米一较高下的终极武器。

据多家第三方数据机构统计,小米在2013年到2015年,从市场小白快速成长到了国内手机市场的第四名。那三年的时光中,小米是国产手机中的绝对黑马。

据一位弃用小米的老米粉回忆:如果小米的产能还能再提高,国产第一的位置大概就易主了。

在小米突飞猛进的同时,华为也在暗暗发力。事实上,与小米、联想和中兴等一进一退的新老对手相比,华为在早年的挣扎更像稳扎稳打。

2011年,在任正非决定将手机业务做大做强后,余承东被任老板从欧洲调回国内,成了华为手机的一把手。

2012年,在雷军推出小米1的那一年,华为也推出了自家的第一款非电信运营商的定制向旗舰——Ascend P1 S/P1。

而与华为从定制时代一同走来的联想、中兴和酷派,面临小米的新模式则依然走着电信运营商的定制路线,并天真的认为市场变革的时间还远未到来。

和另外三家相比,华为的转身即学习了小米的互联网营销,也坚持了华为自研、自立的狼性。

2013年到2015年,华为手机在国内的市场份额一直徘徊在第三名上下,第一名和第二名一直被三星和苹果把持。

和魅族相似的是,华为手机从余承东接手至今,除了部分低端机型会上高通SOC外,主力机型一直避免与高通的合作。而和魅族不同的是,魅族绕开高通是因为穷,华为绕开高通则是因为怕。

2011年的华为作为全球通讯网络服务的三大巨头之一,华为和高通除却“USB数据卡的芯片”历史外,在众多领域已经和高通产生了直接竞争关系。所以作为互为对手的企业,华为手机无法直接使用高通在手机芯片领域的SOC集成芯片。

于是,2012年在华为正式推出K3V2(麒麟芯片前身)之前,任正非曾在2012实验室直言:“一旦公司出现战略性的漏洞,我们不是几百亿美金的损失,而是几千亿美金的损失。这些财富可能就是因为那一个点,让别人卡住,最后死掉。所以,即便成功了,芯片也还要继续做下去。”

基于这份信念,华为对自研芯片的押注也便是孤注一掷的赌博性质。

分享到:
阅读延展
国产手机 苹果 三星

微信

第一时间获取电子制造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大比特商务网”或者“big-bit”,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大比特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活动!

发表评论

  • 最新评论
  • 广告
  • 广告
  • 广告
广告
Copyright Big-Bit © 1999-2019 All Right Reserved 大比特资讯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本网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影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