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他的人生轨迹,伴随着中国铁氧体磁材的发展
您的位置 资讯中心 > 独家报道 > 正文

他的人生轨迹,伴随着中国铁氧体磁材的发展

2023-09-15 15:29:04 来源:电子变压器与电感网 作者:何紫微 点击:3313

【哔哥哔特导读】从一个小小的技术员到统领整个生产线的技术部长,再到一个企业家,薛志萍人生的每一次选择,都是撬动命运齿轮转动的钥匙。在时代的洪流下,他的人生轨迹总是伴随着中国磁性材料行业的发展……

他的一辈子只坚持一件事,那就是研发铁氧体磁性材料。

薛志萍作为上海华源磁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创始人之一,他的人生轨迹伴随着中国铁氧体磁性材料的发展而起起伏伏。

薛志萍

▲华源创始人之一&总工程师薛志萍

 01 日资技术封锁下,“偷学”成才

薛志萍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那个时候,C型、环形卷绕式铁心变压器正式诞生,并广泛应用于多个电子领域,我国磁性元器件行业开始萌芽。

随着80年代的改革开放,我国开始大量引进电视机、录音机、录像机、高档收音机产品,激发了国内磁性元器件的市场需求。彼时,薛志萍刚刚毕业于上海科技大学,所学专业是铁氧体磁性材料。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上海磁性材料二厂,主要负责生产锰锌铁氧体。

那个时候,我国磁性元器件产业还处于落后的地位,华东地区聚集的是一批属于外资的企业。几乎是命运使然般地,薛志萍在1993年时来到了一家中日合资的磁性材料企业——上海尼赛拉。中方是上海磁性材料厂、上海技术物理研究所,日方则是日本的尼赛拉公司。

彼时,由于中国磁性行业由外资企业把控,外资企业实行技术封锁,对于变压器中核心的铁芯开料设备从不对外公开,严重阻碍了我国磁性元器件的发展。为改变这一被动局面,国内电子变压器行业企业只能一边通过引进的设备,学习先进技术改造,一边自主研发铁芯开料设备。

对于磁性材料来说,外资企业对中国的技术封锁同样如是。刚到尼赛拉时,薛志萍被分在技术部,主要负责制粉。然而,薛志萍却根本接触不到真正的制粉工艺。“那时候日本企业防中国人是防得很厉害的,他们不允许我们学习技术,所以我只能自己摸索方法偷偷学,慢慢地我就掌握了一些专业的制粉技术。”

薛志萍说道,当时中国磁性材料企业生产的磁性材料都是正温度系数功率损耗<常温到100℃,随着温度上升,功率损耗越来越大>,但是尼赛拉做的PC-30、PC-40磁性材料是负温度系数功率损耗<常温到100℃,随着温度上升,功率损耗越来越小>,产品在工作中,到了某个温度就会热平衡,产品温度不再升高。

在尼赛拉工作的8年时间里,薛志萍相继担任了技术主管、技术副部长、技术正部长等多个职位。他说他在尼赛拉那边最大的成果就是学到了配方成型的工艺。他回忆道:“我在做制粉的技术主管的时候,他们虽然不让我做,但是我趁着他们休息回家的时候学习掌握了相关技术。后来我就被调到压机这块,也就是模具的设计,在这一块做了几年,后面尼赛拉的日本人越来越少,因此我这个技术部长就把整条生产线都掌控了。”

记者在倾听薛志萍讲述这段经历时,虽然他只言片语带过去了,但是不难想象在当时那样恶劣的工作条件下,薛志萍经历了怎样一段艰辛的历程。个人只是时代的一粒沙,但聚沙成塔,正是有千千万万个这样“偷师”的薛志萍,才有了如今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中国。

 02 日资唱罢内资登场 华源崛起

千禧年后,中国磁性元器件行业步入了迅速发展的周期。2001年,我国加入WTO,正式与世界经济接轨,给国内多个行业的企业生存和发展带来极大的促进和提升。充足且较为低廉的劳动力,使得当时国内制造业迅速发展,磁性元器件行业也借此机会积极进入国际市场。

随着电子变压器、电感器的类型越来越多,磁性元器件产业链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当时,有不少从日资企业出来的技术骨干开始创业。而薛志萍也怀揣着最先进的磁性材料制粉、压机的技术离开尼赛拉,和当时在尼赛拉做营销的方华一起创办了上海华源磁业有限公司。

薛志萍和方华还拉了曾经在尼赛拉任职的技术部部长张孝俊,三个人搭了个草台班子,正式开始了一段同甘共苦的创业旅程。

华源磁业

在磁性材料研发方面主要是薛志萍和张孝俊两个人在负责。由于有在尼赛拉的工作经验,薛志萍基本掌握了磁性材料制粉的专业知识,但是缺乏专业的设备,因为那个时候压机、制粉设备、氮窑等这些设备都达不到国外的水准,性能烧不上去。

当时的磁性元器件行业企业虽然数量众多,但大多研发实力薄弱,产能较低。电子市场需求的扩大,对企业的产能与技术研发实力都有了更高的需求,拥有一定规模与研发实力雄厚的磁性元器件企业陆续涌现,内资企业崛起并逐渐成为行业主导企业。

行业内陆续出现了安规、绿色环保标准等多维度产品认证体系,推动着磁性元器件往标准化、高质化方向发展。

在当时技术还不成熟的条件下,薛志萍还外聘了日本的专家,自己也在管理工厂之余不断学习提升。他谈到,日本专家在氮窑这一块帮了他很大的忙。因为做好铁氧体磁芯有两个地方是最关键的,一个是材料的配方,要预烧什么材料、温度多少、细度多少、磨砂时间多长等都需要考虑;另一个是烧结这一块,氮窑烧结和设计都很重要,因为在烧结的过程当中,材料是在氮气保护下烧结,含氧量要控制好,控制不好再好的料也会烧得一塌糊涂。

对于国内设备的不足问题,薛志萍就根据所需的技术参数一个个跟工厂钻研讨论。“比如说氮窑这块,我跟制造氮窑的工厂去谈,如在哪些地方增加测氧点、温度控制在哪里、如何冷却等这些都是跟厂商一起去探讨的。”

钟罩炉

▲华源钟罩炉设备

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薛志萍逐个攻破生产环节的各个难题,华源的发展也逐渐步入正轨。

将时针拨回到近年来,磁性元器件行业迎来了更多挑战。首先是磁性元器件重要原材料氧化铁红的价格急剧上升,给磁性材料企业造成巨大的成本压力。加之电子终端市场控制价格,甚至打起价格战,使得磁性材料企业的利润空间被大幅度压缩,甚至部分企业出现了亏损状态。

而芯片荒仍在继续。薛志萍也表示“前两年华为受到美国的制裁,没有芯片就做不出手机,也就不需要我们生产的磁芯,所以这两年我们的日子也不好过。说白了,美国制裁华为看起来跟我们关系不大,但实际上我们也间接受了影响。”

当记者问薛志萍华源能正常经营的原因是什么时,他答道:“因为我们始终在紧跟时代发展的步伐,我们能提供新能源产业所需的高端磁性材料。”

华源的创始人团队有着尼赛拉工作背景,因此华源生产的磁芯与日本尼赛拉一脉相承。从创立之初,华源的产品一直对标尼赛拉。“华源的磁芯和日本尼赛拉的磁芯性能是非常接近的,而日本尼赛拉是从TDK派生出来的,因此TDK研发的磁芯材料华源都能同步出来,性能类似。”

据薛志萍透露,目前华源可以提供高性能PC97材,使用PC97材后,磁芯的频率也可以到500KHz到3MHz,产品体积可缩小20%—30%。此外,在静态曲线和动态曲线,包括工艺制作的环节,华源都能达到TDK的水准。

磁芯

▲华源磁芯产品

 小结

生命不息,技艺传承不止,曾经落后的中国磁性材料产业在无数个薛志萍这样的工程师的努力下做的越来越好。如今,中国磁性材料的发展已迈入了新的台阶,薛志萍也已经步入花甲之年,他带了一个由五六个人组成的技术团队,决定将他所学的磁性材料技术传授给年轻一辈。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坚守和传承,未来中国磁性材料产业发展如何,还需看年轻一辈人的努力。有道是:“莫彷徨,且看今朝日月长,前途多险阻,艰辛历尽更坚强。”

 

本文为哔哥哔特资讯原创文章,未经允许和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阅读延展
磁性材料 磁性元器件 磁芯

微信

第一时间获取电子制造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哔哥哔特商务网”或者“big-bit”,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哔哥哔特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活动!

发表评论

  • 最新评论
  • 广告
  • 广告
  • 广告
广告
粤B2-20030274号   Copyright Big-Bit © 2019-2029 All Right Reserved 大比特资讯 版权所有     未经本网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影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